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我把初吻献给谁(修正版)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6:59
第一章:丑陋神秘的新学校

新学校坐落在市区北山一偶。它面向繁华都市的南、北、中、西分别是神气活现的十中,十一中,颇负盛名的教院,大名鼎鼎的重点市中,这样“城建校”就更显得暗然无光。我拐过一条条窄窄的巷道,上上下下无数条阶梯走近职中,看见的情形只能用寒酸来形容:一块四周长满茅草的只可跑五十米的小坝被称作操场;操场上方一排青砖砌就的单层砖房就是教室和办公室。下两阶上三阶又是一排一楼一底的青砖房,看样子是学生们的寝室、校长办公室以及医务室。从寝室楼前再往下六阶,是所谓的大礼堂兼食堂,象个锄头一样竖过去几间是教师宿舍。教室、寝室、食堂前排,都见缝插针地疯长着几种不知名的花草树木。教室和寝室后面硕大一片园林,各种形色的树木花草自由自在的在围墙里欢唱,没有园丁,它们跟这学校一样野生野长着。我欲哭无泪。
寝室前一堆老生混在一起兴奋地叽叽喳喳。
有人喊:“新来的小师妹,需不需要哥哥帮忙啊?”
有人合:“需要!”
有人唱:“妹妹你大胆往前走啊!”
有人合:“往前走,莫回呀头―――”
有人在后面吹了声极响亮的口哨。
一阵轰笑接着一阵轰笑。
失落让我麻木,麻木使我目不斜视旁若无人。
一个尖利的嗓子道:“好哇,皓月!你啥子时候也学会逗妹妹了?我要告你!”
一个男音低低笑道:“琼,开啥子玩笑哦?我皓月是哪个?!会栽在一个黄毛丫手里?
好像是名叫“皓月”的又学了我走路的样子,又一阵轰笑。―――太喜欢跳舞的缘故,走起路来有点飘。

哼,皓月?叫皓月就了不起,我小叔还叫兰天呢。啊兰天白云,多诗情画意,自成一体。皓月呢,没有兰天的陪衬行吗?

想起小叔,心里就涌出一丝甜蜜。小叔是远房亲戚的儿子,大我五岁,以前每年暑假总要来我家玩很长时间。小叔喜欢讲评书,讲得绘声绘色有情有节。那是个精神贫泛的年代,对于闭塞乡村长大的我有着相当的魔力。我总是在他活灵活现声情并茂的讲评中,想象着一个个将帅的飒飒英姿,感受着富贵不 武不屈贫贱不移。小叔一手好画,评书中的人物总是跃然纸上,让我更直观地感悟出英雄人物的气概和风彩。小叔炒得一手好菜,切的肉片大小一致薄得透明。时常有人说谁家女儿嫁给小叔准保享福。
小叔不像小叔,我赶集他跟着,我干活他跟着。十二三岁已是害羞的年龄,甩开拉着的手,他就抓着你辫子走;你捂住辫子,他就拉着你衣襟扮可怜。小叔不像小叔,他总是上大号忘带手纸,厚皮实脸大喊:梦儿―――拿纸来!也不管你会不会害臊。抗议失效,也只得用竹杆绑了手纸,背转身后退着递过去。乡下的粪坑多是在路边,有一次生气没理他,他居然就蹲在粪坑边不走。我羞他说:过路人看见怎么办?他一本正经地说:好在我有先见之明,一直就没抬过头!小叔不像小叔,他总在趁大人午睡时伙我偷别人地里的黄瓜田里的高粮杆吃,或者去荷塘里游泳。荷花开得很欢满池满塘,荷叶长得很疯铺天盖地。小叔脱得精光象只野鸭乱扑乱窜撒着欢。他总是一边感叹好大好大的莲蓬,一边把没籽的空壳丢上岸让我捡。我用小石子扔他,他一边喊“谋杀亲夫”一边作势要站起来演暴露,我气急败坏退回树荫,听见他得意洋洋庆幸自已有“防御外敌入侵的绝密武器”。已有两年没见到小叔,听说上了技校,准备接他爸的班。

提着暖瓶打开水,我看到一个二十七八的男人,哼着快乐的歌谣,扒着一串串青蛙。他从蛙腿处划破,反向用力一拉,整张皮就下来了,动作非常娴熟。只是青蛙的哀鸣在我耳旁萦绕不绝,头皮发麻。气不过他一副理所当然其乐融融的样子,我“嗨”了声就说:“老师,你知道农民现在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卖农药吗?你知道为什么我泱泱粮食大国的粮食在国际上居然不能称为绿色食品?因为没有青蛙捉虫,农药超标!都说教书育人,我是不是该向老师您致敬?!”
不正常的安静。老师匆匆收拾停当,用刀遥指我说:“我会记得你的!”两束寒光从镜片后直射而来,本能地,后背一阵冰凉。一个瘦高个对着老师背影伸了下中指,来到我面前“啪”一个军礼:“皓月向师妹致敬!”我白了他一眼。他满不在乎地转身,走向排队买饭的人群,把几个女生扒开自己挤进去,口里说:“挤什么挤?天,你们的自知之明呢?明明知道劳动力有限,明明知道这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就该最后才来嘛。”又凑到一个女生耳边说:“注意淑女形象,男人堆里推来搡去,不要太开心哦。”女生笑着打他。我暗骂一声:“恶毒!”

开学典礼上我才知道许多老师是不住校的,他们大都是在社会上直接高薪聘用的工程师。老校长微胖,花白头发,睿智而慈祥。听说他以前是建委的头把椅,主动要求来办教学的。我很钦佩老校长的激流勇退华丽转身。校长话不多,但振奋人心。原来是一届接一届的城建人,自发自费用自已的一双双手,创办了这所学校培养他们的子弟。今年是第一次面向社会招生,而且只招了50人,议价生50人。老校长说:大家都有一种偏见,看不起职高。同学们你们的录取分数线仅次于市中,你们有什么理由妄自菲薄?议价生大都是建筑人的后代,你们肩负的是子承父业,更应该把你们父辈的事业发扬光大。我们的学校是唯一一所由城乡建委、教育局、劳动局三家合办的学校,它意味着你们的将来不是空头支票!国家已经认识到建设太需要专业人才,将向西方国家学习,将大力开办各式专业技能学校,重视专业人才,逐步提高你们的待遇,我们的学校将成为省重点着力重建。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你们赶上了好时代,将大有所为!

我以空前的热忱投入学习中,泡在教室里哪里也不想去。加之底子好,真是轻松加愉快。
同桌军是个虎头虎脑的家伙,学习起来跟他的长相一样不开窍。开口闭口凶巴巴,出口成脏,要不就发呆。同学们都不喜欢他。他在草稿本上乱画,是个女孩头像,旁边写着:滴滴珠泪,缕缕柔肠,莫道我痴狂……,原来是升上中师的女友跟她说分手。以后只要他对着作业本唉声叹气,我就把草稿本放在中间,假装大声演算。他开口骂娘,我就会笑着说:你娘好辛苦呢,养你这么大,千里之外还被你带来劳累。他居然脸红。以后实在忍不住妈字眼看要出口,就改唱:妈妈呀妈妈亲爱的妈妈……
也许刚刚过去的高考确实太累太紧张,同学们都还没玩够本,放学后,校内几乎都没人。我惊奇小小学校的吞吐量,找了找没结果。灭灯铃响过,才见同学们三三俩俩回来。问,上午门口看见那个尖嗓子“琼”答我说:那可是个神密的地方,不能随便去的。这时一阵嘎嘎嘎的笑声在走廊响起,一阵风旋了进来。她短短的头发,布满雀斑的脸无一不象个男孩,笑时总爱猛拍屁股。这不,爬铺晃得地动山摇,还不忘一边笑一边拍屁股。她是我班的新生―――“桃子”。今儿有男生请她看电影,所以很兴奋。喜欢这种男人似的女人的人不知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我心想。三年级只有二个女生,住读的只有“杏”,白白胖胖高深莫测,她班上戏称她为国宝。尖嗓子“琼”是二年级的,与一个叫“喜儿”的住在我们寝室,其余三个走读,也就是来混个文凭,等单位安排工作。胖胖的两个女生,穿红着绿,一看就知是从小地方来的乡下妹。她们俩总是很忙碌,今天帮这个男人钉被子,明天帮那个男生洗衣服。高的叫“禾禾”,矮的是“苗苗”。瘦瘦小个子是“苏苏”,总是怯生生的样子,见人不是点头哈腰就是一脸讨好的笑。我很同情她,虽然出身贫穷,但是也不应该自轻自贱。苏苏反应力慢但学习很刻苦,开始大家都瞧不起她,但她不以为意,坚持帮众人打开水,慢慢地就喜欢了。“兔子”是个温柔漂亮的女子,除了打扮,很少知道别的,因其不多言不多语,可爱的微笑,所以很招人喜欢。她是我班的走读生。“秋秋”也是走读生,前额突出,鼻梁深陷,为人一团和气,也不让人讨厌。我时时暗笑禾禾和苗苗傻,才不要帮那些男生懒惰呢。看电影,门都没有,我的感情可是很珍贵的。所以我总是拒绝。曾有人指着鼻子说清高个什么劲,不就一女的吗?我笑笑不理。仍是早出晚归眼里无物。

原来琼说的神密的地方就是山脊上的一条宽阔的山路、山坝,其它几所学校都与之相通,校园之恋大都在这里发生。这里是诗人们吟诗作对的专区,是运动健儿晨练所爱地,是才子们背诵思考的佳境,是学生们饭后自娱自乐的地方。我马上就爱上了那里,在这里你可以谁也不理,自成一国。生活成了三点一线:早上上北山晨跑,下午抱个篮球独自投篮,黄昏上北山一边散步一边背公式。
生活的节拍打乱要从中秋晚会说起,我的班主任兼体育老师是个摄影爱好者,非常热衷各种集体活动,他也希望我们的生活多彩多姿,当看党案知道我过去曾主持过全校文娱晚会,就把新生中秋晚会主持人的重任交给了我。大家没想到平时文静清高的我,居然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才思敏捷活泼多姿。要知道很多牙尖嘴利的女生连站起来表演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平时花样百出的男生也因为黔驴技穷变得扭扭捏捏。应他们的强烈请求,我又表演了我的绝技,变声唱《再向虎山行》,和一个自创的单口相声。我看到我美丽的叶老师向我微笑,其它任课老师也在不断点头,我的班主任更是满面春风。许是人们都喜欢绵上添花吧,或许认为我也不是那么不可亲近罢,以后来找我谈天说地的男孩子越来越多,女生们对我也空前地友好,早上一起晨跑,下午一起玩球。你看那操场上跳得最高不断抢杀羽毛球的就是我。没有淑女形象运着篮球东突西躲的中锋干将就是我。我们的周围总是有着一圈围观者,生活不再是寂寥的。

一天,同桌军给我张纸条,说是二年级的刚请看电影,我说不去,刚扬言说,如果不去,他就在黑板上写我是他女朋友。

第二章:天啊,我们骚动的青春

我发动全体女同胞开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去了,要吃要喝,他那点可怜的生活费很快就被我们消化,估计得整个月喝西北风。电影正好是《某男和某女》,我们不停的笑不停的笑,笑得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我还“诚恳”地给他上起了政治课,说什么我们爹妈养我们很不易,不应该拿他们的血汗钱乱吃乱喝,自己也觉得自己简直是小狗儿爬灰堆假充正人儿。见他烦躁地把眼镜擦来擦去,我还一本正经地请求他,不用对我的开导感动得流泪……直把他折磨到电影开演。暧昧的镜头让我无法再装从容,找个借口逃掉了事。从此名扬校内外,没人敢请我。
又一天晚自习灯还没亮,同桌递给我一封信,居然是同桌给我的“回信”,我奇怪的匆匆扫一眼,吓得连滚带爬跑回寝室。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出来再看,没错,果然是这么写的。杏花正好回来,她笑着问:浑身抖这么厉害,怎么了你?我结结巴巴地说不清楚,让她自已看。信中我的同桌军说:他看了我的信很感动,虽然知道我每天守在教室是为了多看他一眼,我不接受别人是为了他,但是他实在不能爱我。在生我养我的家乡早恋是被视为可耻的,女追男是下贱的。更何况是遭人拒绝呢。我仿佛看见大家轻篾的眼神,我珍藏的情感花园还没来得及开放就被人贱踏掉了,谁还会喜欢我呢?对于一个把名誉看得比自已生命更重要的我来说,无异于世界末日。我要澄清自已!于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讲台写了一首“咏芙蓉”

——赠灵魂空虚的可怜虫:

亭亭玉树临风立
冉冉香莲带露开
不受尘埃半点侵
身处淤泥一身清
堪笑桃李自多情
满身垢污当自嗟
独生独长何足俱
是清是浊自分明

我不敢看当时同学们的反应,强作镇定回到了寝室。
硬着头皮再去的时候,看到黑板上写着一首:

咏臭牡丹
——赠感觉过于良好的某女:
野草本在路边立
春去秋来无人理
身在凡尘无花开
还当世人争着爱
堪笑自我太多情
回家本当多照镜
独生独长没教养
男人宁愿当和尚

我看到女生们空前兴奋,好像我前世欠下她们的债,今生终于得到了偿还。我又成了孤家寡人。我的文具会经常莫名其妙的丢失,放在寝室桌上的碗勺会不断失踪,我得了个“没有收捡”的雅号。只要我开口问谁见我的东西没有,准招来全体同胞的围攻。谁也不愿理我,谁也不愿帮我,谁也不相信我。偶尔遇上个男生很友好的样子,就会感动得热泪迸流,不过,只要有另外的男生从后面赶来,他又会和后面赶来的男生一起加倍嘲弄我,这让我越发愤世嫉俗,不敢相信人心。
那天,我和苏苏的暖瓶都不见了,有人说被男生拿走了。想着父亲办厂失败以来的人情冷暖,想着因无法承担巨额额债务远逃他乡不知所踪的父亲,想着妈妈省吃俭用的身影,火冒九米,死拽着苏苏大搜查,男生们表现出一副凶恶的嘴脸,我心里开始发毛,害怕找不到下不了台。这时我看到一个男生在偷笑,断定肯定有问题,冷静下来后发现有个铺被子隆起但不象有人睡觉。壮胆掀被,果然藏的是我们的暖瓶!这下他们不再装酷,得意的大笑。被捉弄的愤慨喷涌而起,又怕他们死咬着不承认耍赖皮,只好忍下一口气淡淡的说:你们把欢乐建立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很得意是不是?你们还有点人性没有?那个学生理穷,一边说:不是我不是我!一边大叫:“皓月——”

共 2 211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开篇以破败的学校以及一群痞子一样的起哄男生为焦点,很快抓住了读者的阅读欲望,接下来的情节更是以回忆和现实贯穿在一起,挥洒自如。语言风趣阳光,作者显然是个说故事的老手,欣赏了。故事情节扑簌迷离,结尾荡人心魄。很不错的一个故事。【实习编辑:清平人生】
1 楼 文友: 2009-07-25 12: 8:12 欢迎梦儿力作!问好。
2 楼 文友: 2009-07-26 15:45:14 在想吻的时候不敢吻;在敢吻的时候不想吻;在敢吻想吻的时候吻错了对象。有时我想,如果时光倒流,我该把我的初吻献给谁?
____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是道很难做的题,即使时光倒流依然是道难题。薏芽健脾凝胶吃法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儿童中暑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