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荒兽主宰 第一千二九一章 我辈狂傲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3:19

荒兽主宰 第一千二九一章 我辈狂傲

兽海广场微微喧嚣,众人纷纷点头称是,翘首以盼。

燕澜望着故意卖弄关子的赦无生,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想到高高在上的阁老大人,在一个小小的驯皇争比上,也会卖弄得如此风生水起。

赦无生点头一笑,洪声道:“诸位,本阁郑重宣布,本届驯皇争比,第二驯皇是――龙从之!”

“呼!”

“啊?”

兽海广场没有如赦无生所料,爆发出一股雷鸣般的欢呼,而是纷纷瞪大眼睛,发出难以置信的惊疑之声。

“不……不会吧,龙从之是第二驯皇,那谁是第一驯皇?”

“莫非那个滂漓州的小子,他比龙从之的天赋还要高?”

“本届驯皇争比,第一天骄龙从之,居然没获得第一驯皇,实在出人意料。”

“到底是什么状况,阁老大人是不是搞错了?”

“嘘,别胡说,阁老大人代表鼎级驯盟,岂会胡来?”

“……”

绝大多数人的目光,落到了冷凝锋身上,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燕澜,毕竟燕澜胸口“经武州”三个字,让众人对他根本不抱有什么希望。

宫明闲也是微微皱眉,在他看来,龙从之是唯一能够媲美他的天骄,怎会与第一驯皇失之交臂。

石泉等人神色复杂地摇了摇头,若非他们亲眼目睹,否则也不敢相信龙从之不是第一驯皇。

龙从之神色无波,对于燕澜,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天赋有所不及。

赦无生又是轻咳一声,大声道:“本阁隆重宣布,本届驯皇争比,第一驯皇是……”

赦无生故意拉长声音,偏偏不忙说出燕澜的名字。

众人皆瞪大眼睛,若不是忌惮赦无生的身份,真想破口大骂。

“经武州,燕澜!”

过了足有十息时间,赦无生终于吼出了第一驯皇的名号。

话音一落,兽海广场死一般地宁静。

所有人都像喉咙口塞住了东西一样,嘴巴或张或闭,但双眼却是瞪得滚圆,目光直视燕澜,一时之间如梦似幻。

赦无生似乎对众人的反应十分满意,袖袍一挥,燕澜与龙从之脚下当即生出两座高台,缓缓将他俩抬起。

燕澜被抬高至九丈,龙从之被抬高至八丈,二人居高临下,神采斐然。

这时,众人方才回过神来。

“什么?第一驯皇,居然是经武州小修?”

“哎哟,我的脑袋,我想不明白啊,想不明白,怎会是这个结果。”

“天呐,我要疯了,我可是把半个身家都拿出来赌,赌龙从之是第一驯皇,这下完了!”

“这……我真想说,是不是搞错了,但是,我还是选择相信阁老大人。”

“唉,大概是真的吧,不然的话,龙从之第一个不服。”

“千年以来,好像还有边缘小州修士获得第一驯皇,这个叫燕澜的小家伙,居然创造了千年历史,不简单啊!”

“……”

片刻之后,不少人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对燕澜的态度,也从质疑转变为惊叹、夸赞。

燕澜居高临下,望着此起彼伏的声音,面带微笑,不卑不恭。

宫明闲紧凝着眸子,神色变得越发狰狞起来。

一个肆意顶撞他的小家伙,居然获得了第一驯皇,他总感觉有些蹊跷,甚至怒火攻心。

就在众人沸腾之际,宫明闲突然昂首迈步,朝赦无生方向靠近。

众人见状,纷纷停下言语,颇为不解地望着宫明闲。

赦无生扭过头,眉心微凝,静待宫明闲开口。

宫明闲来到赦无生身前十丈处,拱手道:“阁老大人,晚辈明闲斗胆,想一睹本届第一驯皇的风采。众人之中,心中怀有疑虑者不乏其人,为彰显驯盟公正,为平复疑虑之心,晚辈方才出此下策,还望阁老大人恩准。”

赦无生古怪一笑,道:“有趣,历史上,这种挑战倒是不少,但最终都是承认第一驯皇的实力。不过,这非是本阁答不答应,而是要问燕澜同不同意。”

赦无生说着,抬头望着燕澜。

燕澜凝视着宫明闲的眼眸,没想到宫明闲是如此锱铢必较、狂妄无礼之辈,此前他正欲道歉之时,宫明闲羞辱他倒也罢了,居然在驯皇册封典礼上,明面上说是彰显他的实力,以定人心,实际上,宫明闲是公然表达不信他的实力,公然向他挑衅,公然想要羞辱他。

对于这种人,燕澜何曾畏惧过。

燕澜当即一跃落地,站立着宫明闲身前五丈处,冷然道:“既然如此,我接受你的挑战。但有一点我要事先说明,我比战,从不手下留情,万一伤到了明闲前辈,还请见谅。”

“呼呼……”

众人听着燕澜狂傲的语气,都纷纷惊呼起来。

宫明闲是什么人?

宫明闲是上届第一驯皇,是在不久的将来必会成为大驯皇之人,也是鼎级驯盟所有驯皇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燕澜一个新晋驯皇,不向前辈驯皇谦逊以礼,恳请对方手下留情,居然妄称怕伤了对方。

这份狂妄,当真少见。

五名蓝袍驯皇饶有兴致地盯着燕澜。

其中一名蓝发驯皇笑道:“同为驯兽天才,同为第一驯皇,你们之间有着五年的差距。燕澜,我不知道你以前是怎样的人,但今天的你,表现得十分无礼和无知。你难道不知道宫明闲是什么实力?我身为前辈

,奉劝你一句,年轻人不要太嚣张。”

燕澜冷冷一笑,朗声道:“非我无礼,而是有些人毫不知礼;非我无知,而是有些人自以为是。宫明闲,我接受你的挑战,你想怎么战,速速决定吧。”

龙从之无奈一笑,他都不敢如此跟宫明闲说话,没想到燕澜浑然不惧。不过想起燕澜同时驯御两头双生玄蟒的恐怖实力,他竟本能地替宫明闲捏了把汗。

至少,龙从之认定,宫明闲绝不可能做到,像燕澜那般轻松地驯御两头凶威摄人的双生玄蟒。

涂锦瞪着双目,暗自道:“看来争比之前,燕澜无意间得罪了明闲前辈,明闲前辈一直记恨在心呐。”

梅蒲州胡井然点头叹道:“我辈之狂傲者,莫过于燕澜也。”(未完待续。)

晋中治疗早泄方法
通辽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巴中治疗睾丸炎方法
晋中治疗早泄费用
通辽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