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沐雪巴菲特炮制90亿资本谎言沈小平何以瞒天过海

发布时间:2019-08-14 18:22:58

何以瞒天过海

资本史上的“沐雪”、“”、“”、“凯雷”等一系列耀眼的大佬名头,被中国青年沈小平加以运用,从而炮制出山寨版资本大佬,演绎了一幕号称规模90亿的资本闹剧与欺诈骗局。

“沈是台前老板。他是85、86年的,非常年轻,自称从回来,国内资源深厚。”与沈小平有密切接触的资本圈某人士告诉记者,“他说自己2007年就在香港成立了华平(中国)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2009年做人力资源、MBA培训等业务,规模已很大。”

对此次“沐雪巴菲特一号”计划引发的欺诈纠纷,上述人士一语道破天机:“这个信托就是做股票配资的。江苏沐雪、深圳凯雷都是沈成立的,前者是运作平台,后者相当于资金账户。湖北精九等是客户。”

有接触过“沐雪巴菲特”发行的人士向记者介绍,一期计划他们谎称规模达到30亿,并正筹划二期计划,对外称规模60亿。“现在出的问题是,湖北精九把钱打到信托账户后,发现某天莫名其妙地转移到了几个自然人账户。”

“钱没被转移走。我们也很冤枉。那些所谓投诉的投资者,有几个是真正的投资者?你可以去查查。”华平中国上海负责人刘琼这样对记者说。

但她无法或者不愿解释这场纠纷究竟事出何因。“你还是问天津信托吧,我不接受采访。”刘琼极不耐烦地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那么,在这出拙劣的资本闹剧中,天津信托作为发行中介与监督者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上海分行居然拿出近4亿资金参与信托计划,有无风险监控?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无法通过采访获悉更多细节,以解开其中的疑团。

⊙记者 郭成林 ○编辑 邱江

新潮实业举牌案现端倪

2012年12月,“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计划首次亮相资本市场,举牌(,)。时隔3月,彼时亲密无间的举牌合作者,却转成反目之人。

2月20日,天津信托发布公告称,于2013年2月1日启动受益人大会程序,已经优先受益人和次级受益人投票表决,一致同意“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沐雪巴菲特一号”)提前终止,并由受托人按照次级受益人的指令操作变现。

此时,距“沐雪巴菲特一号”成立尚不足3个月。

回溯资料,“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计划首次亮相资本市场,是缘于对新潮实业的举牌。当时,该案以其诡异的运作手法,引起本报关注与质疑(参见报道《天信沐雪入手2365万股 湖北精九举牌新潮实业》、《精九隐秘投资术:借PE信托2层结构大玩“资本套娃”》)。

2012年12月4日,新潮实业公告,收到湖北精九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湖北精九”)告知函称,截至2012年12月3日,湖北精九通过“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账户与一致行动人张拾根,由二级市场累计购入公司股份312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湖北精九的举牌方式,明显异于普通的投资行为——借用了有限合伙型PE、信托两层资本杠杆。

公告披露,湖北精九为深圳凯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深圳凯雷”)普通合伙人,深圳凯雷以次级委托人身份加入“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项目,湖北精九遂委托深圳凯雷以该信托产品名义在二级市场上买入新潮实业股票。

湖北精九何以能以普通合伙人身份遥控深圳凯雷、后者竟又以次级委托人操作“沐雪巴菲特一号”买入新潮实业?从湖北精九、深圳凯雷到“沐雪巴菲特一号”投资顾问江苏沐雪(当时未披露),彼时三者亲密无间的举牌合作,今朝转成反目之人。

85后山寨大佬“现形记”

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的一纸立案书,牵出天津信托“沐雪巴菲特一号”投资顾问江苏沐雪涉嫌诈骗,以及天津信托与深圳凯雷的纠纷内情。

2013年2月1日,天津信托发布《关于“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突发事件情况的通告》,称该公司于1月31日收到《立案决定书》复印件,内容为“沐雪巴菲特一号”的投资顾问江苏沐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沐雪”)受到湖北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的调查。

上述公告首次披露了“沐雪巴菲特一号”的详细情况:成立于2012年11月27日,规模为人民币6亿元,由优先级委托人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认购39980万元,次级委托人深圳凯雷认购20000万元,投资顾问为江苏沐雪。

公告称,今年1月28日至29日,有来自湖北精九的人员向天津信托反映,深圳凯雷的执行合伙人变更为深圳沐雪和广东鸿远,要求由其代替江苏沐雪担任投资顾问。同时,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以江苏沐雪涉嫌诈骗为名,向公司调取该信托计划相关材料。

1月30日,深圳沐雪委派代表及江苏沐雪代表律师赴天津信托与湖北精九、广东鸿远代表进行会谈,各方表示拟召开深圳凯雷全体合伙人大会以解决纠纷。1月31日,湖北精九、广东鸿远方面20余人来到天津信托门前路边,打横幅、占路,以示投诉与抗议。

但至此,天津信托在公告中都对为何引发纠纷讳莫如深。

而网上已有举报函振振有词地提出:江苏沐雪作为一家毫无证券从业资格的公司,利用和天津信托之间的关系,借助“沐雪巴菲特”系列信托产品的平台,让客户下挂所谓的客户端,从中筹划非法侵占挪用信托资金,客户资金1.4亿元被分别拆借给成、王远青、向黎军等若干身份不明人员。经报案,涉案的沈小平(江苏沐雪实际控制人)、曹姗(江苏沐雪法人)已于1月31日因涉嫌经济诈骗被湖北警方刑事拘留。

这里出现了两个人物沈小平、曹姗,其与江苏沐雪、深圳凯雷有何关联?公开资料显示,江苏沐雪注册于2012年2月20日,注册地江苏南京,法定代表人为曹姗。

另查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凯雷成立于2012年7月11日,同年11月6日,执行合伙人由曹姗变更为深圳沐雪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2012年8月17日前,深圳沐雪由曹姗和沈小平分别同比例出资5万元成立。此后,曹姗追加490万,持股比例增加到99%,深圳沐雪的注册资本也增至500万元;沈小平出资额不变,持股比例由50%降至1%。

据前述资本圈人士透露,沈小平出生于85、86年,自称留美博士,旗下包括华平(中国)投资管理集团等多家公司,“曹姗一般负责财务、沈小平则作为老板出现。”

中行竟然是“沐雪巴菲特一号”认购人

据天津信托披露资料,“沐雪巴菲特一号”的优先级委托人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认购39980万元。查相关法规,一家国有银行分支机构竟能参与结构化信托产品投资?

“沐雪巴菲特”究竟是门什么生意?“沐雪巴菲特一号”又为何出现纠纷?据举报函的说法,投资人投入信托的资金被非法转移。

而天津信托相关公告则称,信托计划目前运行正常,截至1月25日该项目净值1.0797元,项下信托财产处于增值、安全状态。正进一步落实投资顾问当前情况。

事实上,据记者了解,此前沈小平所策划的“沐雪巴菲特”系列信托产品至少有两期:第一期已发行,即“沐雪巴菲特一号”,实际资金额为6亿元,但宣传资金额为30亿;第二期正在筹备,宣传资金额达到60亿。

关于二期信托,在天津信托的公告中也有提及,但耐人寻味的是,明显有撇清关系之嫌。该公司2月5日称:我公司正式发行设立的仅有“沐雪巴菲特一号”,关于“沐雪巴菲特二号”信托计划尚未设立,亦未对外签署任何协议,也未收取信托资金。

这么多资金用来做什么?“主要是用于股票配资。”前述人士对记者说。这一点可在湖北精九举牌新潮实业的案例中获得佐证。

“沈小平觉得利用信托平台作股票配资的生意是一次金融创新,因此希望快速放大规模,吸引合作伙伴。”前述人士说,“中国银行上海分行是他的资金来源。”

据天津信托披露资料,“沐雪巴菲特一号”的优先级委托人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认购39980万元。查银监会相关法规,一家国有银行分支机构竟能参与结构化信托产品投资?记者尚无法与其取得联系进行采访。

眼下,湖北精九为何突然与江苏沐雪(实际是沈小平)翻脸?是否如举报材料所言,江苏沐雪擅自将其资金转移?天津信托在其中扮演怎样角色?这些问题仍待更多调查方能明确。

或成齐能化工“第二”

从对新潮实业举牌时的“光芒四射”,到被指诈骗犯罪及相关人员被刑拘,“沐雪巴菲特一号”在资本市场并非首例。金融创新结合资本市场举牌的形式,为何屡屡涉及诈骗犯罪?个中缘由,值得投资者深思;如何防控,尤需监管部门重视。

查资料,去年11月27日,天津信托发布“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计划成立公告,其中介绍:该信托计划于2012年11月12日开始发售,2012年11月26日募集结束;期限一年;已具备信托文件约定的成立条件,于2012年11月27日正式成立。

由此可知,“沐雪巴菲特一号”成立后仅五日,即在二级市场收购新潮实业股份。手法之猛烈,引起市场强烈关注。事后回看,这次举牌的意义耐人寻味。“一号信托计划的发行不甚理想,他们希望市场更关注这种模式,方便二号计划的融资与发行。”前述资本圈人士说。

再看一个同类举牌案例。因2010年和2011年分别从二级市场大举买入ST长信和ST天宏,号称要打造“全国最大私营石化集团”的“山东富豪”刘潮山家族一度成为资本市场上的“红人”。然而,这个家族更是让当地震动:刘潮山之子刘迪及其旗下核心企业齐能化工核心高管被公安机关刑拘,原因是刘潮山家族疯狂集资涉及金额或高达30余亿元,被牵扯其中的投资者或将数以万计。

资料显示,2010年8月至12月,齐能化工先后斥巨资1.2亿元分批买入ST长信873.69万股,持股超过总股本的10%。2011年8月4日-2011年10月21日,刘迪控制的另一家公司英图石油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大举买入ST天宏408.52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5.09%。

从目前公安机关披露材料看,刘潮山家族的集资手段是编造合作项目(石化项目等)拉投资人入伙,同时承诺高额回报(月息从4%到8%不等)。

这一模式如何与举牌ST长信、ST天宏联系起来?据介绍,起初刘潮山家族按时付息,待投资人尝到甜头后,再虚假宣传“公司将要上市”等消息吸引投资人追加投资或拉拢亲属加入,融资雪球由此越滚越大。而每当投资者有疑惑时,刘潮山家族便以举牌进而控股上市公司的事情做幌子,使别人相信他们完全有实力兑现收益。

皮肤病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入选全国第一批分娩镇痛试点医院
女性白癜风的原因是什么?知道这些还不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