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江南馬仔小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58:34

  在县城长安镇,有个家喻户晓的人物,我不知他的尊姓大名,只听人们叫他马仔;我也不知人们为什么把马仔叫做马仔,只知道他父亲从事个体殓尸工作,且为独家生意,他子承父业我是9岁那年认识马仔的那年秋季,隔壁韋校長家的老奶奶過世了,馬仔被請來料理后事

  那天,大约是上午,我正在学校大礼堂门前的草地上捉蚂蚱玩,突然一阵咚咚咚锵锵锵的声音从礼堂里传出来,我好奇地跑进去挤进人缝里朝前一看,只见舞台上摆了一具黑棺材,韦校长和他的家人手臂上缠着白纱,列队站在棺材一侧——他们身后还站着许多其他的人——棺材头前,一位三十多岁身穿深蓝唐装的小个子男人,左手抓一只大红公鸡,右手拿一把锋利的菜刀迅速地朝鸡脖子割去,只那么一抹,一股殷红的血立刻汩汩地流出来,男人把菜刀往地上一扔,将血浇到原先摆在地上的酒碗中,又将余血洒到棺材上然后捧起地上的酒碗凑到唇边喝了大大一口,鼓着腮帮用力朝棺材头喷去,又将右手的中指和食指蘸到酒碗里,对着棺材上空弹几弹,蘸酒,再对着门口弹几弹接着,双手合十,头微俯,眼微闭,口中咿咿呜呜念念有词……这时,人群中有声音起来了:“马仔(我这时方知他叫马仔)做事挺认真,挺虔诚的”“真能干,真是一个好人”“他今年该有 0多岁了吧听说到现在还是单身”“唉,干这行的,人家怎么看得上他哟”“父母早死,从小就靠干这个肮脏活来糊口,好令人同情的”……“好了,韦校长——老人家的魂灵已超度完毕,可以送她出门上路了”马仔猛地睁开双眼,大声地说,把议论他的喁喁声压了下去一时,锣、鼓、铙、钹、鞭炮齐鸣,一队人马拥着一具大大的黑木棺材朝县城火车站后面的天堂岭慢慢走去,马仔扛着镰刀、锄、铲、锹走在最前

  下葬回来,日已西斜,马仔扛着镰刀、锄、铲、锹走在最后大礼堂内摆着十几桌酒席,热气腾腾,香味诱人,人们纷纷洗手入席马仔放下肩上扛着的一大捆工具,也到摆在门口漂浮着几片柚子叶专供送葬的人回来洗手的热水盆里洗净了双手,便高高兴兴地坐到靠近门口的餐桌前他早已饥肠辘辘,现在看着满桌好饭好菜,他的肚子叫得更响了,可没有谁愿意和他同桌,大人小孩都从他身旁绕过去了人不齐,就不能动筷子马仔看见邻桌还有空位,就把屁股挪了过去可刚坐下,旁边那位年轻的阿姨就叫了起来:“马仔,你快点到另一桌去”边说边拍衣服还把身子往一侧躲,生怕马仔弄脏了她似的马仔很尴尬地站了起来,搓着双手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了一下,他朝靠近门口窗边那张尽围坐着老人和小孩的桌子走去,才走到半路,有几个小孩就尖声叫起来了:“马仔,你莫过来马仔,你莫过来”马仔只好停住了脚步,脸上显出一副委屈、无奈又有点愠怒的神情他不知也不敢往哪里去了,就在这张桌子旁边站站,又在那张桌子旁边站站,希望能有人收留他,能有人叫他坐下,可转了好大一圈,也没有一个人肯收留他,也没有一个人叫他坐下人们都在高声交谈或低声絮语,都假装没有看见他马仔自知没有希望了,就一步一步往门口挪去,无力地靠在门框上,回首头低低地朝大厅里觑望,就像一个流浪已久的乞丐

  酒宴正式开始了,大厅里一片推杯碰盏的声音邻居小阳在大口啃鸡腿,可我没有胃口,我一直在注视着马仔,他一定很饿了吧他扛那么多东西上山下山我多想送一只鸡腿给马仔吃,可我不敢,妈妈就坐在我旁边妈妈见我老往门口看,就把我的头扳回来,大声呵斥道:“看什么看,快点吃饭”母命难违,我一通狠吃等我把头再扭向门口时,马仔已不知去向

  我不懂大人们对刚才还啧啧称赞的马仔为什么那么害怕,又那么冷酷,也不懂马仔为什么那样可怜

  共 14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职业从来没有贵贱,而从事个体殓尸工作的马仔却尝尽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他从事的职业,虽遭人非议和嫌弃,却给邻里乡民带来了方便他以这为人所不齿的职业为生,接受着来自旁人异样的眼光和怪异的表情,却依然虔诚而认真地工作着在辛苦忙碌之后想要与众人一样入席就餐,却个个见他如见瘟神,将他往别处赶,如同一个流浪的乞丐,被人漠视和排挤此文立意新颖,语言简洁朴实,对人物的神态描写很传神,从平常的生活场景中反映出社会弱势群体的艰难,更是对凉薄人性的抨击,亦是对社会温情的呼唤,极具社会意义欣赏,【:简希】

  1楼文友: 12:18: 2 问好晨梦极具现实和社会意义的小说,发人深省祝创作愉快

  2楼文友: 18:27:26 您对拙作人物与主题的剖析很是精到,谢谢您的鼓励和欣赏 简希

心血管堵塞吃通心络能疏通吗
心律失常疲乏无力
儿童补钙的几个关键阶段
窦性心律失常需要治疗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