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官场风云 第271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1:13

官场风云 第271章

南州市第一医院,急救室外,不少人静立着,偶尔瞟向那急救室的门,神色肃然,每个人都在等待结果。

成容江的妻子庄彩霞和儿子成思明两人就站在急救室的门口,眼睛死死的盯着急救室,紧张,焦虑,担心,害怕,种种情绪不一而足,这是庄彩霞和儿子此刻最真实的心情写照,两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担惊受怕过,哪怕是一度因为感情颓废的成思明此时亦是满心焦急,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儿女情长,只希望父亲能够安然的度过这一关。

市秘书长江秉宣,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厅主任王建顺,市办公室主任肖远庆,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路鸣,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杨剑军,副检察长罗开元等市里和检察院的领导干部都静静的站在急救室外,等着抢救结果,站在最前头的庄彩霞身旁,是检察院办公室一名女性副主任在低声安抚着庄彩霞的情绪。

路鸣不时的走到角落处去接,作为公安局的领导,检察长成容江出了车祸,这无疑是一件大事,路鸣人虽然在医院,但已经第一时间组织警力侦办此案,更时刻通过了解情况,从他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是一起交通肇事案,肇事司机涉嫌醉驾,目前已被警方控制。

陈兴赶到医院的时候,江秉宣等人也都围了上去,陈兴摆了摆手,脸色难看,成容江出车祸,刚才又是发生杨红将康济成推下楼的事,陈兴此时的心情能好得起来才怪。

走到庄彩霞身旁,陈兴脸色稍缓,安慰了庄彩霞一句,“容江同志吉人天相,相信一定能度过这次劫难的,嫂子不要太过伤心才是,要养好精神,我想等下容江同志出来,一定不愿意看到嫂子这个样子。”

“多谢陈市长,希望容江他能承陈市长您吉言。”庄彩霞哽咽的点了点头,丈夫现在生死未卜,就算她再坚强,此刻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会的,我相信容江同志一定没事的。”陈兴看了那急救室一眼,坚定的说着,于公于私,他希望成容江能度过这次难关。

“嗯。”庄彩霞低声应了一句,而后沉默着,目光再次盯着急救室的门,这种时候,说再多的话也没用,庄彩霞只希望看到丈夫等下能活着出来,而不是听到噩耗。

陈兴看了成容江的儿子成思明一眼,年轻人此时没有上次见面时的颓废,而是多了一份坚强,陈兴欣慰的点了点头。

走到一旁,往走廊的边角走去,陈兴看了看路鸣,路鸣会意的跟上,其他人见陈兴有话要问路鸣,也都识趣的站在原地。

“现在有什么情况?”陈兴沉声问了一句,脸色仍然阴沉着。

“成检察长是中午吃完饭要回单位的时候出的车祸,在一个双向车道被一辆突然失控的车辆从侧面撞上,成检察长和其司机都是当场失去知觉,他那司机现在也正在抢救当中,也是生死不知。”路鸣说道。

陈兴沉默的没有说话,刚才他接到的汇报都是只提成容江,也没人说到成容江的司机同样是跟成容江一样在抢救,不过也不奇怪,成容江是检察长,所有人的目光都会关注到他身上,发生这种事,谁又会去关注一个司机的生死。

“那撞上成检察长车子的车辆呢?肇事司机又怎么样?”陈兴复又问了一句。

“那司机倒是命大,没什么大碍,我们警方已经将他控制,给他检测了一下,是醉驾,目前初步判断是一起醉驾引起的交通肇事案件。”路鸣和陈兴如实汇报着,也微微摇着头,似是在为成容江哀叹,一个市检察长,副厅级干部,再怎么说,他的命也比普通人金贵,但却被一个喝醉酒的人撞得生死不明,这不得不令人惋惜,如果成容江能大难不死,那也还好,如果要是真的逃不过这个劫,这无疑个一个悲哀。

“只是一起交通肇事案吗。”陈兴重复着路鸣的话,喃喃自语着。

路鸣见陈兴对这个答案颇为质疑,也只能苦笑了一下,这是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所下的初步判断,路鸣对此也没太大的异议,毕竟证据就摆在眼前,只是醉驾引起的交通肇事事故,总不能硬是说有什么内情。

“市长,我们已经在追查今天中午和肇事司机喝酒的几个朋友,这起事故,我们会排查到底,一直到没有任何疑点为止。”路鸣知道陈兴对成容江出车祸有些疑虑,再次说道。

“好好查一下,这也是给成检察长的交代。”陈兴叹了口气。

“市长放心,我会亲自盯着。”路鸣点了点头,想到刚才陈兴打过来没说什么却又挂掉的,疑惑道,“市长,您刚才那个?”

“有点麻烦事,不过我让别人去办了,你专注成检察长这起车祸的调查就好。”陈兴摇了摇头,并没多说,这里也不是说这事的地方,他刚才接到杨红的后,第一个想的就是让路鸣带人赶往现场,先把现场控制起来,然后将一些痕迹消灭掉,后来想想又不太妥当,谁都知道路鸣跟他关系非常寻常,康济成的事,要是日后被深查起来,恐怕也会牵扯到他身上,他和杨红的关系也就掩盖不了,甚至有人还会将康济成的死扯到他头上来,往他身上泼脏水,这是很有可能的事,官场本就是不择手段的地方,陈兴总要思虑周全。

所以在给路鸣打了后,陈兴很快又意识到不妥,让路鸣呆在医院不用回来,陈兴转而给常胜军打了,吴汉生到南海上任,将常胜军带了过来,就在昨天,常胜军刚被任命为省公安厅刑警总队的副总队长,陈兴对常胜军颇为熟悉,也信任常胜军的能力,干脆就将这事交给常胜军去办。

“哦。”路鸣轻点着头,见陈兴没说,他也不会去问。

两人在角落低语了几句,旁人都只当陈兴是在询问路鸣有关车祸的情况,也不觉奇怪,等陈兴和路鸣走回来时,肖远庆等人也才凑过来,没人说话,众人都在关注急救室的情况。

陈兴瞥了江秉宣一眼,江秉宣这个秘书长态度转变后,目前还算让他满意,陈兴也已经消了调整江秉宣的念头,除了手头没人可用外,陈兴也需要一个像江秉宣这样的人。

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厅主任王建顺只有在陈兴看向他时才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他是代表葛建明过来关心成容江的情况的,在场的,是市的人多点,王建顺显得与众人格格不入。

“市长,这抢救还不知道要几个小时,要不您先去忙,这边会有人盯着,一有什么消息,会立刻通知到市里的。”肖远庆看了下时间,对陈兴道。

“再等等吧。”陈兴摇了摇头,手术抢救的过程,有时长达四五个小时,当然,也有时间短的,但谁也不知道成容江会抢救多久,眼下只不过才过去了不到一个小时,估计离抢救结束还早,除非……除非成容江早早就不行了,这个结果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陈兴刚到,也不可能急着走。

陈兴没走,其他人自是也不好离开,连本来只是代表葛建明过来看一下,表示下关心,打算呆一会就走的王建顺这会也不好在陈兴眼皮底下先走。

陈兴站在原地没说话,成容江突然出了车祸,陈兴此刻除了担心成容江的安危,更进一步想到的是邓锦春的案子,邓锦春的案子,是成容江单线跟他汇报,他不清楚检察院内部是谁具体在负责这个案子,当初他只是将这案子扔给成容江,有成容江这个一把手负责,陈兴也觉得没有什么好操心的,又哪里会去关注具体的细节,眼下成容江出事,就好比断了中间的纽带一般,这让陈兴内心深处隐隐有些忧虑,早知道昨天下午成容江来找他汇报的时候,当时就应该直接到省纪委去,哪怕是谭正已经下班,也该找上谭正的家门,将这案子交给省纪委。

现在成容江生死未明,如果成容江能平安无事自是最好,要是成容江没能抢救过来,那么,邓锦春的案子恐怕会徒增变数,这是陈兴担心的地方。

目光在副检察长杨剑军和罗开元两人身上巡视了一下,陈兴甚至都不知道这两人谁是可以信任的,谁是不可以信任的,又或者两人都不能信任,人心叵测,在检察院,陈兴除了成容江,现在还真不知道能相信谁。

在医院足足有半个小时,急救室的灯一直亮着,没人知道还会抢救多久,如果是好几个小时,陈兴不可能一直呆着,在和庄彩霞说了几句后,陈兴才先离开医院,他让肖远庆呆在医院等消息,一有结果就要通知他。

回到市,陈兴呆在自己的办公室,想静下心来做点事,却是觉得心烦意燥,没法沉下心来,今天中午,两个副厅级干部,一个从楼上掉下去,一个出了车祸,陈兴着实不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也不知是不是撞邪了,两件事相继发生。

康济成的事,直接关系到陈兴自己,因为他今天中午在酒店出现过,更是在房间里呆了不短时间,康济成从那房间里被杨红推下去,就算跟他没半分关系,但警方只要一调取酒店的录像记录,一下就会注意到他,到时候陈兴也是无端要摊上一些是非,这也是陈兴想让自己信得过的人去毁掉一些痕迹的缘故,比起成容江出车祸的事故,康济成的事给陈兴带来的烦躁一点不少,也许更甚。

拿出看了一下,常胜军那边还没有打来又或者发来,杨红也没再打过来,陈兴不知道现场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常胜军又是否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心里一方面惦记着这事,一方面又挂念着成容江能否抢救过来,陈兴这会着实是堵得慌,根本没心情工作。

一个下午的时间,陈兴并没做多少事,四点多的时候,陈兴才接到一个,以为会是医院或者是常胜军那边的,陈兴还迫不及待的抓起了,结果并不是,陈兴眼里微微闪过一丝失望,是来自海城方面的,杨振打来的,里,杨振和陈兴说起了有关省里和市里的人事变动,杨振以为陈兴应该是早早就知道了消息,在里和陈兴谈起了市里的时局变化,却不知道陈兴却也是刚刚从他嘴里知道了消息。

陈兴的老领导周明方,已经调离江海,同样是调到东部某省份,并非是平调,而是上了一个小台阶,担任专职省委副书记一职,级别虽然还是副部,但从省委组织部部长到省委副书记,这一个台阶意义非凡,周明方跨过去了,意味着周明方离正部级又近了一步,按照正常的组织升迁程序,省长一职的任命,大多是从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上提拔上去,又或者是从省委副书记提上去,也有中央直接空降干部下来。

但毫无疑问的是,省委副书记一职,已经有了竞争省长的资格,而且是热门人选,有听过省委副书记被任命为省长的,但鲜少有从省委组织部长直接被提拔成省长,似乎还没有先例,周明方如今调任到外省担任省委副书记,他的仕途又往前走了一步,到了他那个级别的干部,其实能往前跨这么一小步,已经是非同小可,再下一步,周明方也是封疆大吏。

周明方调任外省,这让陈兴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明白了为什么上次江海省的两会,老丈人张国华已经担任江海省省委一把手,但对于跟老丈人一直走得很近,私交良好的周明方,却好像是没什么表示,原来周明方的调动不是在江海省,而是在外省,这也能解释江海省之前的一系列人事布局。

周明方的老对手周志明意外成了大黑马,击败另外一个大热门人选,省委副书记刘建,论资格,刘建肯定是比周志明更有资格担任省长一职的,周志明虽然是省委副书记兼江城市委书记,但其在省委的排名在刘建之后,这次却意外击败刘建,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事,也许正是周志明成了省长,所以周明方才不想继续留在江海省,陈兴如是猜测着。

当然,也有可能周明方的调动安排是早早之前就定好的,只不过是没有传出任何风声罢了,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周明方跳出江海,不失为一个更好的选择,毕竟在江海省,暂时没有周明方上升的空间,刘建还是省委副书记,周明方不可能顶替刘建,至于周志明调任省而空出来的江城市委书记一职,恐怕周明方也不愿意去坐那个位置,那是周志明的老巢,周明方去接手那个位置无疑是自找没趣,跳出江海反而是更好的选择,陈兴此刻也不得不对上头那些在下这一盘大棋的大佬感到佩服。

周明方调出江海,省委组织部长一职空缺,相应的,也必须有接替人选,正如同之前周明方被调到省里一般,这次的任命也如出一辙,海城市委书记黄昆明被任命为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长,前后两任省委组织部长都是从海城市委书记一职升任上去,这同样是一个颇为戏剧性的结果。

而让陈兴没有想到的是赵一萍顺利接任了海城市委书记一职,而且杨振还在里告知陈兴,省长周志明已经在私下里提议让赵一萍进入省委常委会,周志明的理由很简单,也让人不好反驳,因为海城是江海省的经济重镇,其经济地位已经与省会城市江城并驾齐驱,在江海省的经济版图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出于对海城的重视以及对海城这些年经济发展成就的肯定,给予海城市委书记一个省委常委的席位是理所应当的事,之前的周明方,不也是省委常委兼海城市委书记?

周志明只提了周明方,却是只字不提黄昆明继任海城市委书记一职时,并没能如愿的进入省委常委会,其他人又哪里不知道周志明的心思,只是如今周志明是一省之长,有意见的人也不过是在心里腹诽罢了,至于黄昆明,除了在心里骂几句外,也不可能说什么,他如愿的进入省委常委会还升任组织部长,黄昆明心里也算知足。

杨振在和陈兴说了这些后,才知道陈兴对这些并不知情,不由得有些惊讶,“陈市长,我以为您早就提前知道了。”

“我现在是在南海任职,再说我也没刻意去打听江海的情况,哪里会提前知道。”陈兴笑着摇头,他要是有意去打听的话,应该是能提前知道内幕,但他没去打听,再加上他不是在江海省,也不会有人还特地将江海省的人事变动通知他。

“这倒也是。”杨振一怔,随即也是笑了笑,不过下一刻,杨振还是有些忧虑的说道,“陈市长,这赵一萍成了市委书记,我们这不少人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你们该干嘛该干嘛,相信赵一萍也不敢轻易的动你们。”陈兴说道,市委组织部长张建德也是跟他关系很好的一位,杨振同张建德只要抱团,一个市委组织部长,一个市委政法委书记,两个人联合起来,只要不去主动招惹赵一萍,自保也足有余,再说黄昆明也不是被踢到什么旮旯去了,而是高升了,省里有黄昆明呼应,相信赵一萍不会那么不明智。

“也只能这样了,之前查国力大酒店,估计赵一萍心里也给我记着一笔账,这次我得多防着点才是,免得一不小心被赵一萍打一闷棍。”杨振笑道,“那赵一萍可一向是蛮横霸道得很。”

“赵一萍要是记恨你,那肯定也把我给算上了,不过我在南州,她也没法找我算账,倒是苦了杨局你了,你得在海城替我挨地雷。”陈兴笑道。

“陈市长说的哪里话,别说是挨地雷,上刀山下火海也不在话下,您说是不。”杨振笑哈哈的说着,再次向陈兴表明态度,赵一萍纵使是担任市委书记了,他依然是坚定的站在陈兴这边。

两人说着,又提到了谁会接任海城市市长一职,目前还是赵一萍兼任着,但这无疑是暂时的,只不过眼下省里和市里都没有半点风声,谁也不知道接替市长一职的会是谁,市里就地提拔,又或者省里会空降干部下来?这是谁都在猜测的,杨振不清楚,远在南州的陈兴就更不可能知道,陈兴倒是可以去向老丈人张国华打探消息,但陈兴这会却是没这个心情,他同样在为自己的事焦头烂额,再说谁去当海城的市长,现在根本并无关系,任命出来了自然就知道。

和杨振通完,陈兴心里不得不感慨赵一萍这个女人的政治生命之强,像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又像是戴上了幸运光环一般,好像总能时来运转,过年那阵子才刚听说赵一萍因为儿子亲家孙志河被纪委调查而老实低调了不少,有人相传赵一萍可能会受到孙志河一案的影响,孙志河是堂堂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其被纪委调查,谁都在想这案子肯定会是轰动一时的大案子,也不知道会牵涉多广,赵一萍跟孙志河是儿女亲家,这次就算是没被连累到,但仕途肯定也会因此黯淡,任谁都会认为赵一萍肯定会止步在海城市长一职上,不会再有进步。

但这年才刚过完,赵一萍就让所有人都震惊,她不仅没受到孙志河案子的半分影响,更是还能在孙志河仍被纪委调查的节骨眼上再被提拔,而且周志明还提议赵一萍进入省委常委会,如果周志明的提议真被通过,那赵一萍这次不是往前进一步,而是前进了一大步,从正厅到副部,赵一萍也将迈过那个坎,其仕途会再次辉煌。

“赵一萍这女人固然令人生厌,但其运气真的是好得出奇。”陈兴心里感慨了一句,其实说来说去,还是赵一萍碰到了贵人,她是周志明派系的人,这次周志明获任省长,提拔他自己的人并不奇怪,要将赵一萍捧进常委会,这无非也是周志明的谋划和布局,只能说是赵一萍一开始站队就站了个不错的队,这次更是赶上了好时候。

将放在一边,陈兴没再去多想江海省的人事变动,眼下他的事还操心不来,实在是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想别的。

深吸了一口气,陈兴让自己静下心来,先将手头几分文件处理完再说,但只是片刻,就再次响了起来,陈兴心神一紧,以为这次会是医院打来的,当他再次拿起来一看时,却是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失望,但心里却也悄然一松,陈兴内心深处其实颇为担心会听到成容江的噩耗。

“你有事吗。”陈兴接起后,语气很是冷漠。

“陈市长,我没事就不能给你打吗。”那头,是过去一年,名气如日中天,跻身一线女星行列的张馨,大年初二在溪门偶遇,陈兴和张馨并没过多的交流,张馨的态度倒是很殷切,只不过陈兴不冷不淡罢了,那天中午的酒席,张馨还不动声色的塞了一张房卡到他手里,张馨下榻的酒店,住在哪个房间,从那张房卡上无疑都能知道得一清二楚,张馨将房卡塞给陈兴,那意思不言自明,暗示陈兴到她下榻的酒店房间去,至于会在房间里发生些什么,那恐怕也无需猜测。

陈兴根本未曾去理会,离开溪门后就将那酒店房间的房卡扔到路边,姑且不说他那天没时间,就算有时间,陈兴也不会过去赴约。

“你要是没事的话,那我就挂了,我现在还忙着。”陈兴淡然道。

“好吧,陈市长您总是这么冷淡,也从没见你给我回过短信。”张馨颇为幽怨的说了一句。

陈兴为之一怔,心里略微过意不去,过去一年多,张馨每每逢年过节,都会给他发祝福短信,而平时,隔三差五的关心慰问短信也是不曾间断过,平均算下来,陈兴基本上每隔一星期就会收到张馨的一条短信,都是关心的内容,陈兴每次看了之后都是立即删掉,没回过张馨的短信,也不曾打表示感谢过,此刻张馨说起这个,令陈兴冷漠的态度缓和不少。

“张馨,我想你没事应该也不会给我打,有什么事就直说,没事我要挂了。”陈兴再次说道,同样还是类似的话,唯一不同的是语气没那么森冷。

“我过几天要到南州参加一个活动,不知道能不能跟陈市长您见一面,我希望能跟陈市长您一起坐下来吃吃饭,聊聊天,我们好像很久没聊过了。”张馨在里说道,她过两天要到南州来出席一个商业活动,跻身一线女星行列的她,每年也不知道多了多少商家和广告厂商找上她,平常除了拍戏,张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到各地去出席商业活动,参加广告代言,这每年都是一大块巨额收入,以前在京城只有一套房子的她,去年直接买起了别墅,某榜单发布的去年女星收入排行榜,张馨就上了榜,虽然排在榜单末尾,但才刚跻身一线女星就有那个成绩,张馨足以自傲了,凭借去年那部宫廷剧,张馨真的是一夜之间火爆了大江南北。

“到时候有时间再说吧。”陈兴没答应,也没拒绝,他现在没多少心思和张馨讲话。

“陈市长对我的成见还是那么深吗。”张馨听着陈兴一直都是冷漠的语气,伤感道。

“等你到了南州,我有时间再说,我现在有进来,先挂了。”陈兴没理会张馨的话,他有进来了,陈兴猜测着这次不是医院那边的,就是常胜军打来的,赶紧将张馨的挂掉。

果不其然,是肖远庆打来的,他让肖远庆留在医院等结果,这会肯定是成容江的抢救手术结束了,陈兴急切的接了起来,“远庆,成检察长抢救过来了吗?”

“市长,万幸,成检察长被抢救过来了,不过还没脱离危险期,目前在重症病房,没办法探望,医生说要观察四十八个小时,等度过了四十八个小时的危险期才算是真正的脱离危险。”肖远庆在里高兴的和陈兴汇报着,虽然还要观察两天,但起码先捡回一条命了,足足四个多小时抢救,肖远庆等在急救室外等着的人都快急得冒汗了,时间每多一分,就让人心里多了一分压力,成容江妻子庄彩霞更是两度晕阙,连他们外人都颇为紧张,庄彩霞的情绪更是可想而知。

“好,好,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陈兴长长的松了口气,又是叮嘱道,“让第一医院那边务必保证最好的医疗条件和最好的医生,一定要确保成检察长安全度过危险期。”

“市长,您放心吧,第一医院这边也是万分重视,他们不敢有半分疏忽的。”肖远庆答道,他其实想说到了这份上,更主要是靠成容江的个人身体的体质和意志力了,身体素质好,意志力强的人,无疑更能度过这种重大手术后的危险期,不过陈兴的叮嘱也没错,好的医疗条件同样是不可或缺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陈兴让肖远庆在医院那边不必急着离开,看看成容江家人有什么需求,尽量满足,也要适当的安抚一下其家人的情绪,好在现在成容江被抢救过来,也算是让人松了口气。

接了肖远庆的这个后,陈兴的心情却是好上不少,现在就等常胜军那边的了。

到了傍晚接近六点钟的样子,陈兴才离开办公室,他又去了医院一趟,看望成容江,成容江正在重症监护病房,除了医护人员,连家人都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隔着玻璃看着,要等四十八小时候才能接触,前提是成容江也度过危险期。

庄彩霞在忧心的同时,眼里满含希翼,没像下午等待手术过程时那样悲痛,现在人已经抢救过来了,听医生的口气,情况比较乐观,这对庄彩霞来说就跟了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让其精神振奋不少。

陈兴在重症病房外呆了一会,临离去前又免不了再安慰庄彩霞几句,这才离开。

来到金都酒店,陈兴在自己专用包厢里等待着常胜军过来,常胜军是快五点的时候给他打的,在里,常胜军跟他说了一切搞定几个字,陈兴听完之后,整个人真的是长出了一口大气,和常胜军约了晚上见面。

常胜军紧随陈兴后面来到,普一进门,陈兴就立刻起身相迎,给了常胜军十足的礼遇,这也是他表示对常胜军的感谢。

“陈市长,您这是折杀我了。”常胜军看到陈兴都从椅子上走出来迎接他,赶紧快步上前,和陈兴紧紧的握着手。

“胜军,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这感谢二字,我记在心里。”陈兴笑着对常胜军说道。

“陈市长,您这太客气了,能给您帮点忙,那是我的荣幸。”常胜军笑着摇了摇头,“吴局可是对我耳提面命过,不管陈市长您有什么要求,能帮的要帮得漂亮,不能帮的也要尽力去帮。”

“那是汉生老哥给面子。”陈兴笑了笑,心里感叹了一句,多认识一个人多条路,这话总不会有错的,官场是个利益场,也是个交际场,一个一个的个体组成了一个个小圈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也有自己的派系,谁的人脉关系越广,也意味着他可能就越有本事。

邀请着常胜军坐下,只听常胜军道,“陈市长,这案子我跟吴局汇报过了,事先没征询过陈市长您的意见,还请陈市长您谅解,毕竟这涉及到一个副厅长,肯定也会惊动省里的领导,吴局那边,我必须跟他知会一声。”

“没关系,这么大一件事,也不可能捂得住,你该怎么汇报就怎么汇报。”陈兴笑道,眼睛盯着常胜军,对方跟吴汉生汇报倒没啥,他让常胜军去处理这事,就没想过要瞒吴汉生,让吴汉生知道也好,起码吴汉生心里也有个底,而陈兴此刻更想知道的无疑是常胜军处理的结果。

“陈市长您谅解就好。”常胜军点了点头,脸上转而变得郑重,从随身带的一个公文包里拿出了一盘录像带,“陈市长,这是酒店中午的录像监控记录,您去酒店的那段记录,我让人剪下来了,这是原带,保证不会有拷贝,陈市长您尽管放心。”

陈兴瞥了眼桌上那盘录像带,眼里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将带子收下,打算回去直接烧掉。

“房间的一些痕迹,我已经让人弄掉了,陈兴您也不必担心,而且这案子是由我们接手的,吴局直接安排我负责。”常胜军说着,看向陈兴笑道,话里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吴汉生直接指定他负责这案子,那陈兴还有啥担心的?

“看来我是承了汉生老哥一份情,嗯,胜军,也得感谢你。”陈兴听了常胜军的话后,脸上的笑意更甚。

“陈市长,听您说谢字,我反而不高兴呢。”常胜军笑道。

“那行,我就不说了,都是自己人,以后不见外了。”陈兴笑了起来,想到还忘了问康济成是死是活,这时才想了起来,“对了,那康济成死了没有?”

“死了,也怪他自己倒霉,是头部先着地的,死得不能再死了,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常胜军摇着头,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康济成就已经死了,头栽着往下,脑浆都流了出来,能活才怪,要是脚先着地的,说不定除了残废外,还能捡回一条命,毕竟三楼不算太高,可惜康济成运气不好。

“这个人,死有余辜。”陈兴神色冷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那杨红呢?这个案子,你们又打算怎么定义?”

“杨红的话,她这算是过失杀人吧。”常胜军看了陈兴一眼,脸色第一次兴起了为难的神色,知道陈兴和杨红有那种关系,常胜军哪里会不知道陈兴的想法,肯定是能保杨红就尽量保杨红,但这件事还真的是让常胜军为难。

死去的人如果是个普通人,那这案子很容易就压下去,但康济成怎么说也是副厅级干部,这事想大事化小,小事化小,真的很有难度,常胜军区区一个刑警总队的副总队长肯定是做不到,吴汉生出面的话,都不见得能压得住,不过也不能说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罢了,关键也得看康济成的家人会不会闹事,还有省里是不是会有其他领导过问。

深圳仁爱医院地址
黑龙江盛京医院怎么走
安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广东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石家庄最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