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霄 第五百四十五章 只羡鸳鸯

发布时间:2020-01-18 03:04:39

神霄 第五百四十五章 只羡鸳鸯

王鸣现在已经明白,自人皇、九武神之后人类的第三次大变或许就要到来。

推倒泥塑神像,人类不再跪拜神灵,哪怕是从人类有史以来一直跪拜的神灵亦是如此。

这需要何等的勇气与气魄?!

这是让人族真正立于天地之间。

如此算来,雷神庙被封只是一场大幕的开启,是无辜殃及的,并没有特别的针对性。

而推动这些的,显然是皇族力量,或者还包括一些志同道合者。

而其他大宗门大世家,或者中立,或者敌对,这些态度都隐藏在桌底,而一旦都摆在桌面的时,九州将涌起怎样的风云?

风云际会岂会只是帝都?

秦越显然是带着“政治目的”来探他的底的,你是什么立场?在即将到来的大变之时你如何自处?

这有些让王鸣受宠若惊,只是一个来自雷国的乡下小子,有必要如此吗?或许只是因为自己说过一句:神仙本是凡人做。

王鸣想他已经很清晰的给出他的态度来。

王鸣是敬神灵的,也会跪拜,但是在他心目中是当神灵是天地之神灵,又或是历代祖师爷神灵。

如果是神界某个不相关的神门中的神灵让他跪拜,王鸣自不会跪拜。

凡夫俗子也只跪拜天地君亲师,其他一律不跪。

张霞举见大师兄一直眉头紧锁,问道:“大师兄,有什么事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

顾盼兮明眸善睐,亦是满满的关切之情。

怎么说?不好说,或是不可说不可说。

“他是在担心。”花因罗的声音忽然响起。

花因罗身着百花裙,拖曳着地犹如漂浮的绿叶,衬托的人越发娇美如花。

王鸣心中一动,嘴里忽然就冒出一句:“因罗啊,不如我们就在帝都把事给办了吧。”

“什么?”花因罗感觉王鸣这话不啻于羚羊挂角的一击,这根本不挨着啊。

“我同意。”花青萝这时从房间走出来,满脸的喜色。

“青萝姐,你说什么啊?”花因罗再是高冷女王,说到自己的终身大事终是有些不好意思,特别是当着顾盼兮的面,还有对师兄暗生情愫的张霞举,当即嗔道,“王鸣,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王鸣叹道:“我只是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一个人扛不如两个人扛。”

花因罗没好气的说道:“扛什么?你五雷门如今也算是人才济济,我孤芳宗可就是寥寥数人。”

方才中堂之上,秦越与王鸣等人的谈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花因罗也知道,有些话,秦越是一并说给自己听的。花因罗担心王鸣一冲动就做出什么决定来,所以才出来说话的。

“我是好好说话啊。”王鸣目露真诚之色。

花因罗微微一笑道:“孤阴不长,原本就是至理,是以历代孤芳宗圣女都要嫁人,只不过是真嫁还假嫁,却是随心随缘。”

王鸣道:“无妨,真作假时假亦真。”

花青萝气息微滞,美眸望过来道:“王少门主所言没错,真假有时候不需要太过去计较。”

花因罗这时也恢复了平静,道:“你有心开玩笑,想来你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

王鸣点点头,道:“就是打算娶你!”

顾盼兮有些气闷,却不知说什么。

张霞举觉得有些尬,想走又舍不得走。

“而且不止娶你一个,还有盼兮妹子!”王鸣转过身,笑嘻嘻地指着顾盼兮说道。

顾盼兮面颊一红,“啊”了一声嗔道:“鸣哥你胡说什么啊?”

“还有霞举师妹。”王鸣又冒出一句。

张霞举万万没想到王鸣会扯到自己身上,难道是因为那一吻就要……张霞举连忙摆手道:“不关我什么事啊。”这时,张霞举见花因罗与顾盼兮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话说不出来了,羞得脸大红。

宋缺与方士玉两个看呆了,心道老大威武。

可是,老大刚才担心的样子不是假的,而且你准备交代大事情的,怎么转换风格这么快,一下说到儿女情长的事情了。

花青萝心中暗赞,王鸣这般插科打诨,半真半假,不知不觉就完成举重若轻的内心转换。

这四人婚事大比若是能成的话,自是说明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切都好。如果这婚结不成,那就是另外一个局面了。

花因罗眸光一转,莲步轻移,却是来到王鸣跟前道:“好啊,你敢娶,我就敢嫁。”

顾盼兮见状,福至心灵也是来到王鸣跟前,道:“你敢娶,我就嫁啊。”

张霞举心中立刻洞明,淡淡一笑举步来到王鸣跟前:“大师兄,你敢娶我就嫁。”

王鸣表情明显一愣。

宋缺与方士玉就觉得这“情深意重”的对话为何感觉有刀光剑影,老大固然是厉害,可是如果一下把三位娶回家,好像有些搞不定了。

女人厉害!宋缺心道。

女人是老虎!方士玉心道。

王鸣当然知道是三女犀利反击,神色数变,一只手谈过去抓住花因罗的手,另一只手同时抓住顾盼兮与张霞举的手,双目射出如海深情道:“只羡鸳鸯不羡仙。”

三女闻言齐齐身心一震。

这……这似乎是这世间最美的情话,亏他说得出来。

张霞举心道这真算是她属于私人的一个小小梦想。

顾盼兮也是闻言脸上露出一丝陶醉之色。

花因罗暗啐道,只是内心深处也有些小荡漾,一如百花山的湖水微起涟漪。

此时此刻,没有人注意到花青萝脸色大变。

花青萝的表情复杂之极,定定的望着王鸣。

按照平常,花青萝如此望着他,王鸣定会心有所感,但是他此时被三女包围着,虽说不说密不透风但差不太多,再说他太多的心神用在对付突然“团结一致”的三女身上,自然无暇发现花青萝的异样。

花青萝果断转身离去,在宋缺与方士玉眼角余光看来不过是花青萝大姐看不过他们这般秀恩爱了。

没错,方士玉与宋缺无端的就觉得受了伤害,而且还说不上是什么伤害,就觉得很难受,有些想哭。绝对不是感动,就是那种类似被人狠狠欺负的感觉。

他们两个不知道地球时代有“单身狗被虐”、“被撒了狗粮”之类的话,正是无比贴切他们此刻的心情。

花青萝迅速回房,坐在自己床榻上,两行清泪刷地一下从眼眶流了出来。

过了一会,花青萝喃喃道:“怎么会?他怎么会知道这句的,怎么会知道……”

花青萝确定这个世界没人知道“只羡鸳鸯不羡仙”这句话的,这是她唯一听到过这句的。

这是夫君当日说给她听的她认为最美最好的情话,也就是这一句,少女时代的花青萝沦陷了,才“真作假时假作真”了。

不对,王鸣这句难道有所暗指?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王鸣也知道这一句?

忽然,花青萝想起夫君临死前说的话。花青萝因为太过悲伤,很少去回想,但现在却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

“不要难过,人死不过是结束一段旅程,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也许我们还会见面。”

“我不遗憾,此生有妻如此。”

“青萝,知道吗?死就是回家。”

……

吧嗒叭嗒,花青萝眼泪顿时如珠子一般落下。

就在这时,花青萝心里头有一个念头不可遏制的冒了上来:王鸣今年十六岁,而夫君就是十六年前死的。

想到这,花青萝身子颤抖起来。

过了一会,花青萝忽然站了起来,俏脸挂泪。

他说过会相会的,他说过死就是回家的。

他虽然没什么武道修为,但他却总有惊人之语,自己还是受他点拨才武道精进的。

花青萝拉开房门,看着被三女围绕的王鸣,脸上表情一滞,心道怎么可能?

他是胖子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对了,胖子说过若有来生,还他一个英俊潇洒标致帅哥。

想到这,花青萝眼泪又刷的一下流下来。

花青萝走过去,抬手衣袖遮脸。

衣袖放下,花青萝恢复平日的模样。

花青萝终究非常人,乃是新晋的中武神,实力已达大武神,经过短暂的心理剧变之后迅速调整过来。

王鸣不可能是胖子,轮回之事仙界都不曾闻,怎么会发生在胖子身上。

“王少门主,你就专会说这些动人的情话吗?不知娶妇需要彩礼的吗?你的彩礼呢?”

王鸣想说她们恨嫁不行吗?倒贴不行?但是张不了口,隐隐感觉花青萝话里带着杀气。

王鸣没觉得有什么奇怪,花青萝作为花因罗的娘家人现在出来扮黑脸再正常不过,哪里想得到花青萝心里怀疑他是她的死鬼老公转世轮回。

“啊,差不多时间该到来,我们要去帝宫参加夜宴,那可是大场面,咱们各回各房,沐浴更衣!”王鸣大喊一声,果断遁走。

王鸣转身见三女未动,冲动之下说了一句:“要么一起?”

“滚!”三女异口同声道。

花青萝倒是没作声,但是杀气很重。

王鸣心道三女是一台戏,那么,四个女人算什么戏?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地点
长春银屑病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包头白癜风权威专家
安徽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汕头包皮过长哪个医院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