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6章 守护者〔中〕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3:35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6章 守护者〔中〕

当我察觉到他对泰国人比较感兴趣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也许会是一个转折diǎn。。更新好快。但这种转折diǎn非喜即忧,喜的是他可能认识泰国人,对泰国人有好感,或许我会从中获益。当然还有一忧,那就是他和泰国人有仇,所以才会对泰国人感兴趣。

我更希望的是前者,因为只有前者,我才有活下去的希望。如果是后者,那很有可能,我会被毫不犹豫地杀掉,因为我‘激’活了他的愤怒diǎn。

我没有过多的犹豫,也没时间犹豫,毕竟这个人的耐‘性’不是很好,我稍微説的慢diǎn,都有可能要挨顿打,所以我没有胡编名字,直接告诉了他,奎爷和挪客,这两个都是华裔泰国人。

nbsp;之所以这么告诉他,是因为这样的回答,让我感到还有回旋的余地。即説明了奎爷和挪客是泰国人,也説明了他们原本都是中国人。

他听完这两个人的名字后,没有立即説话,而是静静地站在我旁边,好像是在思考什么。

他思考的同时,我也在思考,原本我想通过他再次的説话声来辨别他此刻的态度,但是他没有説话,这让我无法辨别。

我甚至产生了一个奇葩的想法,希望他能暴怒的打我一拳,或者説再用木头揍我一顿,当然这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想要的不是挨打,而是他的行为。只有通过他的这种行为,我才能知道他此时的态度。

我内心里已经准备好了两套方案,只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态度,所以我还不能冒然的选择。要是他对泰国人有好感,那么我就可以利用这一diǎn,尽可能地説服他帮助我去救小狼他们。要是他对泰国人没有好感,那我只能抹黑奎爷了,把奎爷形容成一个大骗子,就説是来自泰国的骗子,把我朋友骗到这里,总之我会根据他的态度,做出相应的选择。

就这样静静地等了几十秒,我希望他能开口説diǎn什么,哪怕是骂几句脏话也好,可他却仍没有发声。他越是这样沉默寡言,我就越加的紧张,这种感觉极为不好,因为我感觉不到他下一步要干什么。

我决定主动説话去试探他,绝对不能再这么安静下去,必须得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态度。

我刚张嘴,话还没説出口,就听见黑暗中有一声响动,像是有什么人在那里。

我第一时间以为是他‘弄’的声音,但一想,觉得不对,不是他,他还站在我旁边,我能听到他微弱的气息。

不是他,那会是谁?我当即想到了老嫖。心説,妈的,肯定是老嫖,怪不得他站在我旁边不説话,一定是他察觉到黑暗中有人,所以才没有出声。

我以为是老嫖过来救我了,连忙朝着黑暗中喊了句:“老嫖我在这儿。”

喊话的同时,我就想从椅子上坐起来,可是我的一举一动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一只手直接按到我的肩膀上,硬是把我按了下去。

此时黑暗中也传出了声音,但是这声音,让我极其的失望,那不是老嫖的声音,是非常诡异的冷笑声。这冷笑声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如果此刻要是在坟地里,我绝对会相信这是鬼在冷笑。

冷笑声过后,从黑暗中传来了一句话:“看来你知道的人不少,你还知道谁?”

这个声音显得十分的沙哑,像是嗓子喊破后发出的。我知道这不是鬼的声音,但却要比鬼更可怕,我一直以为这里只有我和身边打我的这个人,可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人,要不是他‘弄’出响动説话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6章 守护者〔中〕

,我恐怕还发现不了。

我意识到,这个人可能要比打我的人地位高,而且我也察觉到这个人绝非等闲,应该是个高深莫测的主。

通过这个人的问题,我发现他们可能是认识奎爷,或者説他们知道奎爷这个人,不然不会説我知道的人不少。

“我知道的人当然不少,谁还没几个朋友,你们也认识奎爷吧?”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继续説吧,还有谁?”那个在黑暗远处的人并没有理会我的问题。

“除了他们,还有我几个云南的朋友。”

“云南的”站在我身边的人重复了一句后,便朝着刚才远处説话那人走去。

我能感觉到他走过去后,和另一个人在耳语。两个人相互耳语能有一分多钟,似乎是在‘交’流意见,至于‘交’流的什么,我就听不出来了。

他们‘交’流完,那个打我的人,手里敲着木头又走了回来,説道:“还是説説你的事吧。”

“我的事?我的什么事?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很不解地朝着黑暗处问道。

“説説你的真实身份。”远处的人説道。

听到他説这句话,我就立刻意识到不对。我忽然觉得他们不只是知道奎爷,好像还认识我,不应该説是好像,是肯定。但是他们认识的肯定不是真正的我,而是另一个我。

我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另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在游‘荡’,他在做一些诡秘的事情,至于他在哪里,做过些什么,我并不清楚。我对另一个我的了解,少之又少,若不是亲眼看到小狼和另一个我的照片,恐怕我一直都不会相信还有一个我在外面活动,并且另一个我一直在用我的身份。

心想,难道他们把我当成冒牌货了?还是他们判断不了我的真伪?我忽然觉得很有可能,立即就想去澄清自己,但转念一想,不对,我已经被定‘性’了,已经被定为冒牌货了,不然他们不会这么问我。

我开始理解打我的人为什么要看我后背了,他是在查看什么?心説,难道这个人看过另一个我的后背。越想就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另一个我的后背上,一定是有着什么印记,而这个印记我没有,所以他们不只是在言语上把我定‘性’为是假的,就连我自己的身体都证明了我是个冒牌货。

一时间,我突然感觉压力好大,我必须表现得更像我自己才行,不然他们可能就会把我当成冒牌货杀掉。或许不只是杀掉那么简单,可能会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他们会‘逼’问我,为什么要冒充我?这简直就是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恐怕我一辈子都回答不出来。。--40690+dsuaahhh+--

白山治疗早泄方法
吉首治疗龟头炎医院
朔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到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走
北京国仁医院如何乘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