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地网天罗 第六卷 荒原共主 第212章 远古异种

发布时间:2019-09-24 16:55:23

地天罗 第六卷 荒原共主 第212章 远古异种

剃刀山宫殿前广场,地精匍匐于地,一群壮汉穿行其中,岸伟如山

地网天罗  第六卷 荒原共主 第212章 远古异种

河马人拎着大箩筐,挨个收刮战利品,每踏出一步,尘土飞扬,地精的短腿就不由缩了缩,生怕一个不小心被踩成芦苇渣,抬眼偷瞄充满压迫感的肚腩,一点点压向自己,地精恨不得像蛤蟆一样蹦出去,挣扎的后果却更严重,河马人扯掉反抗者的腰带,大手一拍,直接就将地精拍进泥土里。

獒人夹着哨棒,跟在河马人身后,挨个将地精手脚捆起来,动作轻柔细致,如同捆绑登山绳,碰到不服气的,直接一棒敲晕,毫不拖泥带水,彻底掐灭了地精的反抗心思。

登上剃刀山后,战斗已经结束,香多拉民兵无事可做,獒人尽忠职守,河马人心里闲得慌。

广场中央,篝火烘烘燃烧。

裹着一身绿,全身湿漉漉的欧阳狠狠打了个喷嚏,骂了一句鬼天气。眉带伤疤的寇沙立在旁,拄着哨棒,身姿挺拔,另一边立着的是奥拉里奥,提着水桶,一脸鞋印。

裹着一身白,只露出一张脸的桃丽丝,黏在木桩上,怒气冲冲,并没有继续大骂,方才比蒙领主的一句话,让她乖乖闭上了嘴,“你裹了我一身绿,我裹了你一身白,扯平,可我趴着,你站着,对你够尊重了!”

欧阳召过里大嘴,洗干净手,“仙女龙阁下,现在可以好好聊了吧?你身上的蛛丝,过两个小时就会自动消失,可我身上的呢?你还会空间剥离吗?”

桃丽丝看着对方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笑意,“芬里尔再坚韧,终究是植物,用火烧就是了。”

坐在篝火旁的蜜莉恩,不乐意了,扬了扬手中灼热的烤肉,叫道:“你想趁机烧死路凯吗?果然最冷龙女心!”

桃丽丝冷哼一声,素知特里同人鱼体质过人,还是为人鱼公主这么快感到惊讶,“烧红一把刀,割下来不就行了?真是愚蠢的爬虫!”

蜜莉恩眼角一抽,正要跟仙女龙抬杠,突然想到自己是手下败将,一时想不到词语反驳,抖了抖烤肉,递到欧阳面前,“路凯,你帮我骂她。”

里大嘴机灵地用木碗盛过烤肉,放到欧阳面前的地上,然后在寇沙杀人的目光中,悻悻端起烤肉,放在膝盖上分割,寇沙接过烤肉的铁钎,刺向芬里尔,生长旺盛的草叶,在高温下脱水干枯变黑,附近的草叶扭动,有意识般躲开。

吃着里大嘴送到嘴边的烤肉,外焦里嫩,欧阳心中感叹蜜莉恩的烤肉水平越来越高,接过寇沙烧断的一截草叶,他扯了扯,没有扯断,“你还有种子吗?”

桃丽丝明白对方打什么算盘,心里笑了笑,道:“牧树人长老收藏的三颗种子,全在我手里了,这些年我用来做试验,都浪费掉了,这是最后一颗。”

欧阳脸颊抽搐,龙族就是龙族,这大手大脚的!“这么好的植物,你就不多培育?强力的束缚,快速的生长,要是在拥有生命之泉的精灵手里,简直可以屠龙了!”

“注意的你语言!”

“呃,抱歉!最近骑士小说看多了。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不跟精灵换些生命之泉呢?这样你就可以完全发挥芬里尔的威力。”

听到生命之泉,桃丽丝脸色一变,深吸一口气,按捺住情绪,“芬里尔本身生长并不快,那是敏霍曹血液的功劳,与生命之泉一样的效果。如果不是敏霍曹的尸体更具吸引力,你以为自己还能活下来?不过,这也是一饮一啄,有利有弊。”

欧阳看到她表情变化,心里猜不透,转而继续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多培育些呢?你都做了什么试验?”

桃丽丝解释道:“可以说,芬里尔是肉食性植物,尤其钟爱体型巨大的野兽,戈多荒原并没有大型的野兽,这是限制条件之一。芬里尔有个特性,会根据食物的体质,改变自身的坚韧程度,敏霍曹的躯体,你是有体验的。地精又不入森林,单靠曼波,要活捉一头巨兽,并不容易。上一次试验时,我用的地行龙,大概是魔兽的原因,血肉里含有魔力,结出的大部分种子都坏掉了,只有两颗是好的。其中一颗,我试了,并不结果,用在你身上是最后一颗。我想,可能是魔兽血液中的魔力影响了芬里尔,也就是远古巨兽灭绝后,芬里尔不得不选择魔兽,导致了这种植物的灭绝。”

欧阳与蜜莉恩相互看了一眼,一个想到尘世巨蟒,一个想到沧海兽,他继续问道:“那我身上这棵呢?会结出果实吗?”

桃丽丝摇了摇头,“敏霍曹并不是魔兽,反而还是与芬里尔生活在同一时代的遗种,但我没试过,不知能不能结果。如果不是你,这颗我是留到夏天,到森林里找一头大象,再培育的。可惜,这一棵也得烧死了,芬里尔这种植物,或许就真的灭绝了。”

欧阳问了这么多,心里已有了计较,他手里有生命之泉,也见识过德鲁伊催生植物的法术,芬里尔这么好的种子,怎会容忍在自己指尖掉落?

“那不用烧了。我有办法脱身。”

桃丽丝有些不解:“你有办法?你狂化了也挣不脱。你的空间通道进入冷却,是骗我的吧?”

欧阳心情颇好,道:“若没冷却,我早就尝试了,要用也得等到午夜,那我还不被这棵草给吃了?过程有些麻烦,你看着就是了。里大嘴,去找头大地懒来。”

奥拉里奥正偷偷往嘴里塞一块肉,听了满脸为难,嘟囔道:“老板,桥都被你拆了,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还不如抗你过去呢。”

欧阳问道:“你敢碰这东西?”

奥拉里奥缩了缩脖子。

……

大地懒还是来到了殿前广场,充当起重机的,是被卡卡打得忘掉爹娘是谁的肥龙曼波。

期间,收刮完战利品的河马人做了个试验,十名河马人拉着芬里尔拔河,也没将这东西扯断。里大嘴得出一个结论,这株草,不仅获得敏霍曹的体质,还获得了老板的体质加成。

准备就绪,欧阳召唤出椒图甲壳,撑开了芬里尔的根枝,钻了进去。失去血食,芬里尔的根须抖动起来,嗅到大地懒的血肉,径直爬了过去,离开螺壳。

河马人按照吩咐,赶紧将蛛丝连在甲壳上,将甲壳拖走,里大嘴把脸凑到螺壳口,想探头进去看看,一个椰子飞出,将他另一边脸打肿了。

欧阳从椒图甲壳出来,接住椰子,看着重新扎根的芬里尔,满脸唏嘘。

奥拉里奥捂着脸,凑到他身边,不胜唏嘘,“老板,你终于打我了!我等这一巴掌,都等半天了!真是凄凄惨惨戚戚啊!”

看着那张嘴脸,欧阳今天对河马人的忍耐到了极限,够够手指,示意里大嘴矮下身子,拍拍他的肩膀,语重深长,“我说,里大嘴啊,作为一名伟大的吟游诗人,你是怎么看自己的作品被剽窃的?”

里大嘴立马挺腰,义正词严:“我总要上下四方寻求,得到一种最黑,最黑,最黑的咒文,先来诅咒一切抄袭者,剽窃者!”

“好样的!此刻你的形象简直是光,是电,是神话!”

厚颜无耻的吟游诗人嘻嘻一笑,受之无愧。

“艾米利亚找你,别在这里碍事!”

那张咧开的大嘴,僵住了。

几名为蛛丝黏在手上串在一起的河马人,对里大嘴一阵嘲笑,然后围了上来,“老板,我们呢?”

“很简单,用火烧,或者等两个小时。”

讨好的笑容,僵在脸上,默默退到一边。寇沙举着铁钎,凑了过来,“烧红刀子割不就行了?愚蠢的爬虫!”

欧阳没理这些不正经的家伙,要过铁钎,走近芬里尔,越看越感慨,“真是厉害的植物!可惜那条大蚯蚓死了,不然用来培育,得多坚硬啊!”

桃丽丝提醒道:“敏霍曹并没死亡,它是远古蝾螈,再生能力比蚯蚓还强,你扔掉的是头部,活过来更不是问题。只可惜它钻回洞里,受了这么大的伤,应该再也叫不出来了,说不定还会离开剃刀山。”

欧阳一听,两眼放光,“没死?只要没死就好,地洞而已,香多拉有的是会钻洞的人!霍嘉丝,你安排人回一趟剃刀山,把土地精、霍比特人带来,还有肉味霸王花。”

霍嘉丝看着欧阳,若有所思,领命而去。

欧阳又朝天空招了招手,将一心要当龙骑士的卡卡叫下来,指了指地下。

卡卡一溜烟跑了出去,牵出不知跑到哪里去的坐骑,拍拍屁股,钻进洞里。

看到鲁鲁,桃丽丝却变了脸色,“你怎么会有那种东西?从哪里来的?”

欧阳疑惑道:“什么东西?土地精吗?”

桃丽丝道:“土地精一听就是地精遗脉,昔日科赞王国覆灭后,遗留在大陸各个角落的地精遗脉,多的是。我说的是卡卡的坐骑!”

欧阳奇了,“怎么?你认识?那是在海边捡到的,宝象半岛上的一个海湾处,当时是海啸过后。”

桃丽丝严肃道:“之前在战斗,我还没留意看,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以下的话不是恐吓或者诡计什么的,而是作为博学的仙女龙,郑重告诉你:那个东西,身体像蚂蚁,但那颗脑袋,却是噬魂兽!吞噬灵魂,诸界中最淫-荡的魔兽!”

欧阳举起手,示意众人安静,陷入了沉思。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齐齐哈尔治疗癫痫病费用
永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手术价格表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